• 加载中...
  • 加入收藏
  • 网站地图
手机版 扫一扫
新闻频道

鹁鸽崖山洞在盘龙山上,是个很险要的地方

时间:2018年12月24日 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: 加入收藏 】【 字体:

193712月下旬,张北华、程重远受中共山东省委指派到达夏张镇,找到了远静沧、崔子明、夏振秋、夏天任等同志。张北华向他们传达了省委关于“立即加紧组织泰西游击武装”的紧急指示,并交换了当地发动组织抗日救国活动的情况。组织游击队的工作,经过努力,虽有相当进展,但最大的难题是没有枪。

当时,民间枪支都散落在地主、商人手里,如何把他们手里的枪拿过来,成了游击队首先要解决的问题。由于时局极度混乱,地主、商人等大户人家也是惊恐不安,于是,张北华等就商量,由远静沧、崔子明以“泰安县抗敌后援会”的名义出面,邀请有枪的户主开会,动员他们拿出枪来交自卫队站岗放哨,防止溃兵及土匪骚扰,保障地方安全。结果,有枪的户主都赞成这个办法,游击队便武装起来了。

 

19371231,日本侵略军占领了泰安、肥城,大队人马继续南侵。

夏张镇是泰公路的要冲,为防敌人突然袭击,张北华、远静沧、崔子明等同志决定,连夜将队伍拉出去。由于时间仓促,有的队员没有通知到,有的虽接到了通知,但借口家里有事离不开,有的口头上答应却不来,结果只集合起张北华、远静沧、崔子明、程重远、夏振秋、夏天任、曹龙襄、叶子真、叶明伦、刘西岐等10其中有8名共产党员,带出11条枪其中有2支驳壳枪,连夜离开了夏张镇。

当时,大家对如何组织武装斗争没有经验,自卫队拉出夏张镇向何处去呢? 事前并没有确定,也没有必要的准备、什么后勤供应呀,什么活动基地呀,都没有。深更半夜,10个人拉到夏张镇西北一片坟地里,张北华问崔子明: “队伍往哪里去呢?”大家这才醒悟过来,开始考虑去处了。人称“活地图”的崔子明,思索了片刻,提议到夏张镇西北十几里路远的馍馍山村去,他说: “那里有个小学教员叫王靖夫,是参加游击队的,可以去找他。”这一说,大家都没意见,就由他领着向馍馍山走去。

王靖夫将队伍带到山顶上的小学去休息,还送来些干粮。到下午的时候,村长找上门来,说: “你们不能在这里住,惹出麻烦大家都不好,我也负不起这个责任。趁着天不黑,你们赶快离开这里到别处住吧! 要是你们不走,可别怪我们红枪会不客气! ”村子不让待,总要找个安身的地方,大家你看我,我看你,束手无策。最后,还是王靖夫同志提议,先到村南边鹁鸽崖山洞落脚,然后再想别的办法。

鹁鸽崖山洞在盘龙山上,是个很险要的地方。山洞在南山腰,从山下到山洞,只有尺把宽的一道石梯盘旋而上,洞口有半人高的围墙圈起来,只在旁边留一个进出口。山顶上和山洞两边是古老的松柏,洞口向上都是悬崖,从山顶上也下不到山洞来。

游击队进入山洞的夜晚,大雪纷飞,北风怒吼,洞里连根草都没有,地面潮湿,遍布尖棱碎石。当时多数人都没有什么行李,只有张北华、程重远带着两床薄棉被,一条铺在石板上,另一条便盖在大家身上。除去站岗放哨的,便几个人挤在一起,靠人体互相取暖。寒气透骨冻得人瑟瑟发抖,谁也睡不着,就爬起来在山洞里原地跑步,等身子发热了再躺下迷糊一会儿。这是张北华、远静沧、崔子明同志坐牢时锻炼身体的办法,没想到如今又用上了。

山洞虽冷,总算有了立足之地; 第二天肚子饿了,这又想到要解决吃饭问题。村里不让住,不可能向老百姓要给养,只有自己掏腰包买干粮。张北华先掏出自己所有的10元钱,并要大家都把钱拿出来凑在一起,一共集中了24元钱,这就是游击队的全部财富,指定由程重远同志负责,下山到村里买干粮回来充饥。程重远同志从此开始做供给工作,直到抗日战争结束,他一直是冀鲁豫军区的供给部长。

寒冷、饥渴、紧张、疲劳交织在一起,给每人的身体增加了不少苦痛,但丝毫没有减低大家抗日斗争的热情,小小的抗日游击队就在这样一个山洞里面诞生了。游击队住在鹁鸽崖山洞中的消息,很快在四周村庄传开,国民党区长、反共老手崔仲华乘机造谣惑众,夏张镇的地主商人也到处散布: “崔子明拖走我们的枪去当土匪了! ”不真相的人一传十、十传百,有的人还添枝加叶,大肆渲染,引起附近各村地主的恐慌,纷纷要求红枪会头领、大坛主陈学曾集合红枪会,攻打鹁鸽崖,消灭“土匪”。馍馍山村的王靖夫同志听到这个消息,连夜跑上山来报告,他说: “这里的红枪会很厉害,万一打起来,别说我们十来个人,就是再有几十人也不行。我看还是避免误会,暂时插枪,人分散出去,等以后再搞。”有的同志认为这主张有道理。张北华和远静沧、崔子明商量后,认为绝对不能插枪,插枪就等于把枪重新交给地主、商人,我们依然两手空空,用什么去打鬼子呢? 插枪散伙的错误主张被否定了。刘西岐说: “怕什么? 这个山洞只有1尺多宽的小路能上来,我用这条枪堵住,保险他们攻不上来。”远静沧和大家合计,认为红枪会都是老百姓,打死了一个就结了仇,我们以后没法在这一带活动。何况红枪会一上来就是成百上千,所以不能硬拼。插枪不行,硬打也不行,怎么办? 大家都沉默无言。

第二天一早,山下面锣鼓喧天,牛角号低沉呜咽,大家跑到洞口一看,只见山下、村口聚集了百多名红枪会徒,附近村庄的红枪会从四面八方向山下聚拢,足有上千人,黑黝黝的一片,都用红布包头,个个手持红缨枪,在白雪掩映下,红彤彤地一片、格外耀眼。红枪会将盘龙山团团围住,大声吆喝要游击队缴械投降,形势非常危急。张北华同志再次找大家商量,沉闷了好大一会,猛然夏振秋同志抬起头来对大家说: “天任夏振秋的弟弟在鱼池镇教过书,红枪会头领陈学曾的儿子跟天任念过书,陈学曾认识他。只好要天任下山找陈学曾解释明白,说明我们是抗日游击队,不是土匪,让他们不要听信谣言。”大家都赞成这个办法。北华同志握着天任的手深情地说: “你去不会有危险。你是诗书世家,陈学曾认识你,他不会相信你是土匪。你还可以趁此机会给他讲讲形势,希望他和我们合作抗日。”夏天任同志整理好衣衫,给大家告别,郑重地表示: “请大家放心,一定完成任务。”

下得山来,夏天任见到红枪会的小头目,说道: “我们是抗日的队伍,不是土匪,我是教书先生,陈学曾团总的儿子是我的学生,我要面见陈团总。”红枪会头目听他这么一说,看他的样子也不象土匪,又没带枪,便派了几个人将他押往城子寨陈学曾家。走进城子寨,只见广场上聚集了五六百名红枪会徒,整装待发! 真是剑拔弩张,大有踏平山洞之势。陈学曾是个大地主,是城子寨附近几十个村庄红枪会的首领,很有权威; 因经常在外走动,思想比较开明。他见押进来的“土匪”是夏天任老师,大吃一惊,连忙起身让座,让人奉茶,以礼相待。夏天任开门见山对他言道: “陈团总,你相信你儿子的老师会是土匪吗? ”陈学曾一听,连忙陪笑: “这是哪里话呀,夏老师你怎么会当土匪呢! ”天任告诉他: “我就住在鹁鸽崖,和我在一起的还有9个人,都是有学问的先生,有从济南来的,有从泰安来的,还有我的哥哥夏振秋。我们是抗日游击队,是抗日救国为民除害的。我们刚集合起来,村里不让住,我们才住到山洞里。我们有几条枪是打日本鬼子的,我们不抢不劫,不扰害民众,你怎么听信谣言,把我们当土匪,调集红枪会来打我们呢? ”陈学曾赶快打起圆场: “夏老师,实在对不起,这真是一场误会,老百姓传说鹁鸽崖起了土匪,可不知道是夏老师和各位先生。你们组织抗日游击队,保家卫国,这是正大光明的事,我马上传话让红枪会解散。你们住在山洞里太不方便,你要信得过,就住到我家里来。”夏天任又把当前的形势和共产党抗日救国的纲领解释了一番,动员他带领红枪会参加抗日救国大业。陈学曾听了极表赞同,立即传令将已经集中起来攻打鹁鸽崖的红枪会解散,并且传话各村不要听信谣传。这样,一场危机化险为夷。从此,游击队和陈学曾的红枪会建立起了关系,在以后的对日作战中互相支援,密切配台。夏天任同志不避艰险,大义凛然,使游击队转危为安,立下了头功。

红枪会围攻的危险解除了,但游击队在寒冷的山洞里,吃不上热饭、喝不上热水,寒冬腊月,滴水成冰,真是难以忍受。游击队要生存、要发展,必须离开这里,到哪里合适呢? 还是崔子明同志提议,到距鹁鸽崖十几里路的响水寺夏张镇西北12华里去,那里有一个道士是夏张镇人,和崔子明认识。游击队住在庙里,借用道士的锅灶烧水做饭,晚上睡在谷草铺上,比在山洞里强多了。接受在鹁鸽崖山洞被围攻的教训,曹龙襄、叶子真两同志在夏张镇教过书,认识附近的一些头面人物,在群众中有威信,就派他们分头到附近村子进行宣传。远静沧、崔子明则以“县抗敌后援会特派员”的名义去泰安县九区、十区以及二区做上层人士区、乡、镇长的工作,争取他们参加抗日工作,最低限度使他们不投敌,不破坏游击队的活动。

游击队在响水寺经过10多天的活动,队员发展到20多人,于是吃饭成了大问题。有的队员从家里背粮食来,崔子明、邹莜孟同志利用他们的社会关系借粮,莜孟同志还带来两支驳壳枪。队员们都没打过仗,枪也不会用,就由刘西岐同志负责军事训练,教大家枪的构造和保养、瞄准、射击等要领。游击队总算有了立足之地,开始象个军队的样子了。

游击队成立起来,不打仗又怎么能发展呢? 一提出要打仗,有的队员疑虑很大,说国民党正规军还不敢打,我们这几十个人,枪又少,去打鬼子不是送死吗? 张北华给大家讲: “我们和国民党军队不一样,不是死打硬拼,我们是打游击,乘敌人不防备,打他个措手不及,打了就撤,这样是有把握的。我们只有经过战斗,才能建立起威信,鼓舞群众的抗日热情,得到群众拥护,我们也才能发展。”他的话得到大家的赞同。

这时,县城里传来消息,肥城的鬼子大部队已经南下,只留下几个鬼子,伪“维持会”也成立起来,就在县商会办公,汉奸队20多个人则住在县警察局院里。张北华、远静沧、崔子明几个人商量攻打肥城,消灭维持会和汉奸队。决定由静沧、子明两人分头联络肥城三区和泰肥边区的游击队,派王仲范带领闫兴武、程德胜装扮成卖白菜的推着小车进城侦察。

如果打肥城,从响水寺出发距离太远,崔子明建议几支游击队在肥城二区空杏寺集中。空杏寺是一座古老的庙宇,庙南边有一个同名的村庄,住着二、三十户人家。此处距离肥城40多华里,而且位置比较偏僻,游击队在这会合比较隐蔽。经过联络,由张魁三、张韶三率领的泰肥边宋王庄游击队20多人和由乔绶卿、葛阳斋、陈惠民、孙诗轩、李汝兰等率领的肥城县几支游击队60多人先后来到空杏寺会师,游击队总人数有了100多人,七、八十条枪。

队伍集合起来了还没有个名称,打什么旗号呢? 张北华、远静沧同志主张按照省委的指示,用“山东西区人民抗敌自卫团”的称号。大家推选张北华为自卫团主席、葛阳斋为副主席、远静沧为政治部主任、乔绶卿为参谋主任、程重远为供给主任。泰安各区游击队编为一大队,邹莜孟为大队长,崔子明为指导员; 肥城三区四支游击队编为二大队,陈惠民为大队长、葛阳斋为指导员、孙诗轩为政治员; 宋王庄游击队编为团特务队,由张魁三任队长、张韶三、王仲范为副队长。“山东西区人民抗敌自卫团”就于1938115日正式成立了。即是抗日战争山东历史上第一号“空杏寺起义”。

 

有了名称番号还得有旗帜,程重远拿出一床白被单,让夏振秋用红钢笔水工工整整地书写下“山东西区人民抗敌自卫团”11个大字,绑在一根竹竿上,这就是泰西人民武装的第一面团旗,刘西歧同志当了第一名光荣的掌旗兵。

抗日救国的大旗自此在泰西大地上高高飘扬起来。


上一篇:合作社土地托管、土地流转案例
下一篇:泰西英雄传--8、星星之火
(作者:佚名 编辑:admin)

我有话说